木鱼头

老张/一美/大佩/抖森/妮妮/脸叔
(时间排序)不撕本命,啥都好说

【狼铁】He's gone.

啊啊啊吃到狼尼粮!!!太太写的太好了,最喜欢陪他死一会儿😭戳

冰洞伊人:

意识流渣文笔,ooc慎
迷之拉郎,cp为LogenXTony
祝我又老了一岁。这意味着我家门口那棵桃树又由绿到黄到叶子掉光循环一次。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最近准备开个长篇剧情坑
以下正文


  Logen最近觉得伤口叠伤口有点疼,虽然他以前也这样觉得。
  说实在的,那个在别人刚中弹的地方又补上一拳的人真的太他妈缺德了。
  他最近每天都在战斗,而这使得他很烦躁。究其原因大概是最近他找不到敌人,有的只是疼痛。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伤口愈合,盼望什么时候能消停会儿,好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比如到深山老林里砍砍柴过过清净日子。
  比如来个Stark大厦一日游,这个还是算了吧。
  他目前不太乐意去Stark大厦,就算他想去,他也去不了。
  好吧,他死了。这意味着别说Stark大厦了,他哪都去不了。
  但他每天还是增加着伤口。
  大概是受伤这件事因为经常发生,所以具有极大的惯性,没有受到死亡的阻力而停止,所以他还依旧是这副伤痕累累的倒霉样子。
  因此他甚至有些庆幸Tony没有过来看他。事实上就没有他认识的人来看过他,他怀疑没人知道他埋在哪,甚至没人知道他死了。
  这其实挺好,真的挺好。比去大山里砍柴还清净多了,而且他完成了他应该做的,他成功地保护了那些孩子,至少他肯定他们活着到了边境。这就够了,不是吗?新一代变种人生存下去了。
  即使他还是忍不住总想起Laura,当然啦,父母想孩子再正常不过了。他还会想起教授,曾经他以为自己死后就能再见到教授,但他用亲身经历证明了这种想法根本就是胡扯。
  有鸟儿落在斜放成“X”型的木架上,展翅收翅落下几片羽毛,叶子翻转几次发散阳光,光芒四散斑驳陆离。
  他还有点想Tony了,大概只是有点吧。Tony肯定还活着,或者至少没死。他上次得到Tony的消息是几年前了?
  是在什么情况下?电视新闻还是——
  “Laura?”
  有点熟悉的声音,非常熟悉的名字。
  他用自己物理意义上并不存在的眼睛环顾四周,黑发小姑娘在林间冲撞,在撞上斜十字前及时地停下。
  她望着十字架出神,目光清澈得像大盐湖水。
  她长高了,比他们上次见面时高了大概半头。而且更漂亮了,更加轻快灵活。
  他竭力想忽略Laura变得越来越像他了这一点,他更希望她别像自己这样,能过上比他幸福多了的正常的生活。
  “Laura!”
  还是那个声音。那声音使得Laura猛地回头看去,他也顺着声源望去。
  最开始只是能看到黑发,但人的轮廓也逐渐清晰。不太高,胸口的蓝光,小胡子。
  “Laura……”
  是Tony,显而易见是Tony。
  他不想细究到底为什么Laura和Tony都会在这里,甚至觉得这可能是死后的幻觉。
  说实在的,如果再加上教授和塔利班,他就可以高兴地从这个破土堆里跳出来,高声宣布下一步的计划是去买逐日号了。
  Laura瞪视着Tony,示威性地伸出了爪子,艾德曼金属的熟悉色泽让Logen忍不住叹气。
  “别闹了,女孩。一个Wanda就够我受的了,别玩这套。好孩子,回来。”
  Tony无可奈何地耸肩,伸出手试图招Laura回来。
  Logen还是没搞明白他们在干什么。复联招新?抓捕逃犯?偷渡?
  如果可以,他想直接把爪子露出来,然后从土里钻出来,告诉他们这里躺着个好不容易能安生点的死人,如果再不滚远点他保证每人身上三个窟窿。
  可惜他死了,这点真是一点都不有趣。
  Laura没有朝Tony那里走一步,将目光转回十字架。她终于收起了晃眼的爪子,转而用她纤细的手指抚摸木制十字架的树纹。
  “Dad。”她对着十字架说。
  他确定Tony这才注意到十字架以及其下的土堆的存在。哈,听上去真好玩。
  机械工程师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精彩,而且看上去有些失落。他不能肯定Tony现在向下些微拉伸的肌肉到底是咬肌还是口轮轧肌,不过他能确定Tony绝对不开心,或者至少不喜欢这个消息。
  “Logen?”Tony听上去也不太开心,这应该就是他尾音上挑还加了颤音的原因,“你在那下面?那堆腐殖质与霉菌下面?”
  准确地说,被埋在那里面。要不然能在哪?在逐日号上环球航行?开什么玩笑。
  他确定自己从Laura的脸上看到了困惑。不仅仅是因为她听不懂什么是霉菌什么是腐殖质。
  她翻身跃到十字架的另一边,让这件可怜兮兮的象征Logen的木制品待在她和托尼之间。
  别这样,你们有事自己解决,别牵扯到可怜的土里面的人。Logen非物理意义上地叹了口气。
  “给我滚出来。打开你地窖的门滚出来,别小瞧工程师。你他妈的要是不出来,信不信我三分钟内把你狼窝的结构图全画出来顺便再帮你重新规划一遍下水燃气管道并且通上网?”Tony面无表情地盯着土堆。
  看着像个坟但绝对是个窝。他对此十分确信。
  没有为什么。因为那是Logen啊,Logen绝对不会死。躲地窖里可能由于最近被政府那帮废柴烦得受不了,于是跑出来清净清净。
  顺便砍砍柴假装自己是陶渊明一类的隐士什么的。
  X教授也绝对就在这附近。
  加个限定词,X教授的身体,毕竟他的大脑说不定还在谁的思想里花滑自由泳。
  Laura趴到了十字架上,睁大眼睛看着Tony。
  她歪了下头,目光显得有些呆滞无神:“他死了。”
  狼窝。好称呼。Laura看上去很无助。Tony看上去下一秒就会从哪掏出把铲子把自己挖出来,然后在确认自己死亡后,躺到草地上假装他也死了。
  Logen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干点什么,比如把爪子伸出去打个招呼什么的。遗憾的是他死了,至少在物理意义上是的。
  所以他只能呆在一遍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前情人大眼瞪小眼,争辩他到底死没死。
  最后可能得出他其实和那只被装在盒子里的猫处于同一种状态的结论。
  “Logen,”Tony提高了音量,“我必须得和你谈谈,关于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你不能总是躲着她。事实上,不管你那该死的自责心理到底导致你的逻辑能力混乱到了什么程度,你也能推理出来她需要她父亲这个事实。从你的狼窝里滚出来,现在,马上。”
  “他死了。”Laura重复到,她把头搭到十字架上,神色平静。
  Logen确定Laura并不像她看起来那样平静。
  鸟儿最终抖擞翅膀从十字架上扑棱而起,几片绒羽没被带走留在原地,看上去像被遗落的失去种子的蒲公英。
  钢铁侠盯着十字架看了半天,最终直接在旁边的草地上躺下了。
  他压坏了几簇落叶,叶子没入土壤的松软的沙沙声响起又消散。
  “你在干什么?”Laura靠在十字架后面,问到。
  “陪Logen死一会儿。”Tony很轻地说到,听上去在梦呓。
  Logen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这时他有点庆幸自己死了,不用考虑自己此刻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或者最好是什么样子。
  反正就是个土堆。
  Laura也躺了下来,头抵在十字架上。
  “我也可以陪他死一会儿吗?”Laura小声地问着。
  “他希望你活着,所以别学我陪他死一会儿。但你可以躺会儿——记得别着凉。”
  Tony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往土里陷一点,他失败了。
  装死。这点子真的妙透了,用毫无说服力的方法假装自己死掉了。听上去不太Tony•Stark。
  “Logen。你知道吗。
  “我曾经设想过假如我知道你死了并且你死在我前面,我该在你的葬礼上干什么。
  “最开始我想过给你唱首《化作千风》,但我给Jarvis唱完这首歌之后,被Friday嘲讽唱的很难听。
  “我设想过去买把吉他唱dance of death直到嗓子哑,可惜我不会弹吉他。
  “我有段时间准备站在你的墓碑前说老兵不死,只是慢慢消失,但我实在不喜欢麦克阿瑟。
  “我还想过让队长过来穿着作战服带着盾牌跳一段jailhouse rock,不过这件事现在看来不仅不现实而且毫无意义。更何况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猫王。
  “所以我其实没有应对你死了这件事的解决方案,连葬礼上的发言稿都没写好,如果非要致辞的话估计只能说‘他是个英雄,他为了这个世界光荣牺牲,并且愿将身体里的无机盐贡献给世界,使得植物的生长更加旺盛,这个美好的世界更加富有生机。’这种混蛋到极点的蠢话。
  “因此你最好回来,除非你希望葬礼被弄得一团糟。
  “虽然好像你没有葬礼,不过没事,我和Laura可以给你补过一个,参加的成员加上你总共三个人。我负责说话和主持,Laura负责发呆,你负责躺在土堆里思考人生。
  “以上只是基础的构想,具体方案还要和你讨论后再实施。所以我现在只好躺在地上装死,直到你决定跟我说句话。
  “对了,我刚刚想到一句绝妙的听起来没那么蠢的悼词。
  ‘请起立鼓掌。因为Logen用了一百多年,成功证明了无论政府多傻逼,世界多操蛋,都还有人活着。’”装死的Tony闭上眼睛,也许已经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了。所以他才会长篇大论了一通没什么意义的废话,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煞有其事,好像这样念叨Logen就能听到。
  Logen听到了,只是他没法做出哪怕一点表示或者回应,这约等于没听到。
  躺在一旁的Laura并不是特别清楚Tony在说些什么,只是隐约觉得有点悲伤,听上去是个完全没讲好的近似于冷笑话。
  她犹犹豫豫地将双掌击响,声音在空中回荡。Tony跟着她一起爆发一串断断续续稀稀拉拉的掌声,有点冷清,而且比刚刚感觉起来更悲伤了。
  而且有点可笑。
  大概因为Tony的那番发言听上去有点像个冷笑话,所以有几片树叶被冻的下坠,砸到Tony身上,砸到Laura身上,砸到Logen的狼窝上。根本不疼,只是看起来傻到家。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装死装得很像,没人动哪怕一小下。
  傻。干脆就是单纯的傻而已。
  Logen有点担心Laura和Tony会不会感冒,尽管他目前仅限于能担心而已,他不能直接站起来把他们从地上拽起来,或者吼着威胁他们赶紧哪远去哪。
  他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没法说。诅咒死亡。
  他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用说。赞美死亡。
  他什么都没法做,也什么都说不了。歌颂死亡。
  歌颂死亡。
  他真想物理意义上地抱抱Laura然后和Tony闲扯两句。
  Laura双手撑地坐了起来,鸟儿啼鸣滑翔空中。
  Tony还躺在地上不愿动。
  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Tony也坐了起来。
  “He's gone。”Laura轻声说。
  他走了。Logen走了。
  所以X教授也走了,那一代变种人也走了。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吧。
  直到Laura和Tony的影子与声音渐渐模糊,他低头看到自己心脏的位置有鲜血流淌。
  他才想起自己还在战斗。
  他在不停战斗,没有敌人,有的只是疼痛。
  他猜自己这是第二次被杀了。
  眼前的光明逐渐暗淡,他试图去喊些什么,但是他死了,所以这些都没用。
  鸟儿消失在了树林,摇曳树枝,震落几片有些枯的叶。
  有阵清风拂过,风力没几级。
  化作千风。
  “他来过。”Tony说。
  Logen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光头。他瞧见自己在农场里遇到的黑人朋友,还有那些逝去的战友。
  Charles露出一个没有头发的灿烂笑容,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welcome,Logen。”Charles说。
  微笑。
  Laura跟着Tony准备走出林子回去,临走时回头望了一眼十字架。
  “He's gone。”她说。
  ——qed——

评论

热度(54)

  1. 木鱼头不进年级前五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吃到狼尼粮!!!太太写的太好了,最喜欢陪他死一会儿😭戳